站内搜素

访问量:1015764

发布:605条

当前位置:首页 > 展赛专区 > “冰雪风情”龙江硬笔书法系列展——罗云龙
“冰雪风情”龙江硬笔书法系列展——罗云龙
当代硬笔书法艺术网 日期:2021-01-23 点击量:1346次

点击上图观看硬笔书展

罗云龙艺术简介

       罗云龙,1972年1月生,资深硬笔书法爱好者。忝为“沐风行网际研书室”成员之一。昔年投稿,曾署笔名“小呆”。

        自1986年起自学书法,1990至2005年在硬笔圈中较为活跃,偶尔获奖。 现已被后浪狠狠拍在沙滩上。
       2010年起,创办“四维写字教育”,课徒至今。
      目前写字纯属自娱娱人,但祈诸贤友不吝指正是幸。



□ 罗云龙
喜欢握笔在手的感觉。笔锋落纸的瞬间,心也沉浸在欢愉中了。

捉笔习字近二十年,个中甘苦,想来与众多同好殊无二致。挥运既久,书写已在不经意间成为了一种习惯,如同有的人嗜茶、嗜酒、嗜烟。每日坐在办公桌前,总要铺上几张废纸,掏出钢笔划拉一阵。这种嗜好,已经渗透到血液里,融入到生命中,成为我不可或缺的人生消遣。

一向不敢称自己的涂鸦之作为“书法”――即使以硬笔的名义。本人资质平平,悟性不高。虽也曾参加过几次比赛,取得了一些让自己沾沾自喜的“荣誉”,但风流云散,当回眸处,便看到了自己的浅薄与无知。扪心自省,一切不过自娱,仅此而已。

值得庆幸的是,书写的习惯却被无条件地保留,每见闲笔碎纸,便蠢蠢然,欣欣然,必欲书之而后快。虽不敢自况颠张醉素,钟王颜柳,却也能畅怀遣兴,挥运成风,自命风流,潇洒一通。

自幼生长于塞外,儿时溜冰玩雪,呼朋引伴,浑不知“书法”为何物。只是每逢过年,看到父亲、老舅写春联,便也要凑热闹,耍弄几下毛笔。结果可想而知,笔是不会听我使唤的,比起枪棒弹弓,鸟虫鱼狗来,一点都不好玩。就这样对“书法”懵懂着,直到上了初中一年级,全校举行了一次钢笔字比赛,让我深受刺激。后座有位同学,平日照着庞中华的字帖没少练,恰逢这次比赛,派上了用场,得了二等奖。我向他请教,他很不屑地把我晾在一边。“受挫”以后,我发誓一定要超过他,遂奔向县里唯一有字帖卖的新华书店,买到了两本:一是庞中华的钢笔字帖,一是《中学生字帖》里的毛笔欧体中楷。我开始缠着老舅教我“练书法”。老舅教我了一个字:人。告诉我说,用笔要学会掌握轻重,要想让手里的笔听话,就得反复练,反复琢磨。此后时日积累,积帖渐丰,才知道了“唐楷”,知道了《兰亭序》,知道了很多古代书法家的名字。

过了一年多,我的“书法”开始在班级里“崭露头角”,老师和同学们用欣赏的眼光看我的字了。于是班里的黑板报成了我的阵地,我也乐此不疲地开始了涂鸦之旅。正八经的课业,被我放到了一边,哪怕是上晚自习,也沉浸在自我陶醉之中,正可谓是朝临暮写,不避寒暑。

举家北迁后,我有幸考上了本市的一所省重点高中。学习任务繁重,而练字的兴趣却是有增无减。校园艺术节,我的“作品”荣获一等奖,也因此结识了几位同样酷爱此道的同窗,互相往还。我还以“节食”的手段,买到了大量的传统碑帖,眼界大大地扩充,临习的范围也越发广泛。但要命的是,我的学习成绩却徘徊不前,位居人后,最终以高考落榜的代价,“结束”了三年高中生活。这次更大的“受挫”险些让我一蹶不振,经过“高四”、“高五”的挣扎,我终于跨进了大学的门槛,又赢得了宝贵的三年。站在大学校园里,我知道写字对于我来说,已经是生命中的一部分了。每次参赛,无论结果怎样,都促使我加劲研习,要超越从前的自己。毕业的前一年,终于得到了一个对我来说份量最重的肯定――第六届中国钢笔书法大赛成人组二等奖。

参加工作,告别了春风得意、年少轻狂,见识到了更多的烦冗与无奈。想拥有属于自己的一段时间写几幅字,对现在的我来说,已成为奢望。工作之初,我曾利用余暇办过两年书法班。回想起来,当初挣钱的心情倒不是很迫切,主要还是舍弃不掉自己的最爱。教学相长,那段时日里我又陆续参加了一些比赛,也相应得到了精神上的回报。我发觉自己今生是再也离不开写字这个嗜好了――除非死神将我的笔没收。

生命的涓涓细流,因我有心滴入的几点墨,已经不再清澈无痕。淘沥过后,写字已经成为慰藉心灵的一贴良药,让我免于种种浮躁的侵染。一路彳亍,风云幻化,心迹长存。酸甜苦辣,人生百味,各人活法不一。如果有幸活在盛唐,我愿做一个抄经的书生。
copyright   2019   ©当代硬笔书法艺术网
— — 当代硬笔书法艺术门户 — —
主编:王朔峰
黑ICP备19007170号-1